2012-05-20 讓愛不止息,器捐永流傳

讓愛不止息,器捐永流傳

【大里仁愛醫院 翁子邯社工】

一個生命的殞落,成就了另一個生命的重生。

12月某個寒風冷列的早上,才剛踏進辦公室的我,還沒調整好趕車後的紊亂呼吸,立即接到加護病房護理長通知:「社工,有車禍患者的家屬器捐意願,請馬上過來協助。」掛上電話,披上白袍,我便馬不停蹄趕到加護病房,護理長簡短摘要說明了患者病情及家屬期待後,我仔細研究了下病歷,患者狀況已經很不樂觀,我明白這將是場跟時間賽跑的路程,於是深吸了口氣,轉身迎向三張凝重焦慮的臉龐。

會談室中,女兒率先沈重地表達自己的想法:「媽媽平日熱心助人,親朋好友有需要時一定義不容辭,希望即便她往生後也能幫助別人,能捐的就盡量捐吧!」「因為在醫院等候時,看到器官捐贈的宣傳海報,所以想為她做點什麼。」身為丈夫的亦娓娓道出個人的感受。雖然兒子從頭至尾皆默默在旁,靜靜聽著爸爸和姐姐的決定,或許內心震驚尚未平復的他,但也微微點頭傳達實際的支持。在確認完和病患有著至親血緣緊密關係的三位家屬的共識後,我詳盡地介紹器捐的種類、流程、限制等等,協助家屬釐清對器捐的疑慮和迷思。

「媽媽之前並未簽署過器官捐贈卡,我們就幫她決定捐出去了,不會有問題吧?」「若是捐了她的皮膚、骨骼,是否全身體無完膚、軟綿綿的,讓她外觀不完整了?」「我們是否可以決定捐贈哪些部位,還是必須全部都捐?」「媽媽做完器官捐贈手術後,我們要怎麼處理?」我一一的向家屬解釋,其實捐贈者腦死時,只要最近親屬簽署器官捐贈摘取同意書,即可啟動捐贈流程,一旦啟動,器捐小組會全程陪伴並協助家屬完成後事。捐贈部位家屬可以指定,若選擇捐贈組織,也只摘取大腿的皮膚及四肢的骨骼,術後會仔細縫合傷口,必要時會置入填充物,盡量回覆完整外觀。雖然家屬的疑問層出不窮,我還是巨細靡遺地一一解釋,因為清楚知道,這是家屬想為親愛的家人達成圓滿的最後心願,身為醫療團隊的一份子,最重要、最不能忽略的就是對人的照顧,不論對象是病患或家屬。

由於患者腦壓升高,血壓、血氧皆下降,於是刻不容緩地聯絡器官勸募網絡(OPO)醫院的器捐協調師前來評估患者狀況,器捐協調師立即指揮調度護理人員調整給水、給藥劑量,加護病房皆動員全力穩定患者病情,因大家都深知這不僅僅是一條生命,也維繫著家屬寄予的無限期許,更牽動著數個等候者殷切的盼望。

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躺在床上的患者仍努力地和死神拔河,似乎不捨讓親愛的家人失望。家屬焦急的眼神中泛著淚光,但也不敢驚擾忙碌的醫護人員,社工看出家人內心的慌亂不安,引導他們到病榻旁,為奮鬥中的她加油打氣。總算,因著器捐協調師的指揮若定,醫護人員的鍥而不捨,社工的鼓舞安慰,家屬的懇切祈禱下,捐贈者得以順利轉院至OPO醫院,進行器官摘取移植手術,雖然最後心、肺功能不佳,但還是順利捐贈肝、腎,達成了遺愛人間的心願。

雖然人生終究一死,但真正面臨生離死別之際,誰能不悲傷,誰又能真正放下?世間最偉大的愛,莫過於能痛心割捨自己的至愛,生命的價值,不再只是時間的長短,而是在這趟旅程中;心中所堆積的感念,以及留給人們的那些懷念……。此時也記錄下醫療團隊在這些生命經驗中的自我歷練;彷彿讓人感受到一股生命的韌性與勇於嘗試、創造新生的氣息。




gotop